主页 > 产业科技 >5 个理由分析,为何《敦克尔克大行动》会打中奥斯卡评审的甜蜜 >

5 个理由分析,为何《敦克尔克大行动》会打中奥斯卡评审的甜蜜

产业科技 2020-05-23

自 1998 年超低预算的首部作品《追随》推出、第 2 部《记忆拼图》也大获成功后,英国导演克里斯多夫诺兰平均以每 2 年 1 部的稳定速度,推出票房及评价都十分成功的电影,也让他迅速成为目前好莱坞最炙手可热、人气最高的导演之一。然而不像史蒂芬史匹伯、马丁史柯西斯、大卫芬奇等人,儘管诺兰的电影兼具商业及美学价值,执导功力也早就备受推崇,他从来没有在奥斯卡获得最佳导演的提名。

现在随着《敦克尔克大行动》上映,除了拥有压倒性的正面评论与高分以外,有多家媒体影评称之为「诺兰至今最棒的作品」、「今年目前为止最棒的电影」、「数十年来最棒的战争片之一」,2017 年俨然已成为他的职涯新高峰。接下来大家期待的是:《敦克尔克大行动》是否能让诺兰在奥斯卡得到迟来的肯定呢?以下归纳出 5 个原因,告诉你为什幺本片会是奥斯卡的菜。

1. 真实事件改编

真实事件一向是很好发挥的题材,不管是古代或近代历史、大事件或小事件。奥斯卡的评审也常锺情于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翻开过去几年最佳影片的入围名单、甚至得奖作品,总有几部这样的例子。《敦克尔克大行动》的故事来自于二战:1940 年的 5 月底,英法两军在欧陆战场节节败退,而盟军撤至法国东北部的敦克尔克时,英国动用了军船及民间船等大小船只,成功将 33 万多名盟军撤回英国本土,其中包括英军、法军及比利时军。

翻开奥斯卡的近年名单,从 2017 年往回推到 2009 年(奥斯卡开放入围者为5~10部)的最佳影片之间,在 72 部获得提名的电影中,有 21 部是真人真事改编;以得奖者来看,8 年内则有 5 部:《漫漫回家路》《关键少数》《钢铁英雄》;《惊爆焦点》《间谍桥》;《逐梦大道》《模仿游戏》《爱的万物论》《美国狙击手》;《自由之心》《药命俱乐部》《怒海劫》 ;《亚果出任务》《00:30凌晨密令》《林肯》;《魔球》;《王者之声:宣战时刻》《社群网战》《 127小时》;《危机倒数》《攻其不备》。以数字来看,真实事件加上历史性,的确有颇高的机率出线。(绿色字为当年最佳影片得主)

2. 以战争为题材

有不少名导都以战争片拿过最佳导演,例如史蒂芬史匹伯、梅尔吉勃逊、奥立佛史东、凯萨琳毕格罗、麦可西米诺等。战争题材容易激起观影情绪,不管是惊险刺激的场面或是赚人热泪的情节,都足以吸引大批观众;若再传递一些讯息,例如爱国主义、永不放弃希望、人性的光辉等等正面价值,更是讨喜。

虽然诺兰的作品都具有深度与娱乐性,然而像《记忆拼图》《针锋相对》《顶尖对决》为惊悚片、《全面启动》《星际效应》为科幻片、《黑暗骑士》系列是漫画改编的作品,且多数都过于烧脑了点——儘管有大批影迷将这些作品奉为经典,却不是奥斯卡的口味。不过,这次《敦克尔克大行动》显然平易近人得多,虽然不走典型战争片的暴力煽情路线,也没有诺兰过往繁杂的深度,其惊心动魄的场面跟震撼人心的情节,依旧具有十足的感染力。

同样以过去 8 年间的最佳影片的入围名单来看,每年约有 1~2 部是战争题材:《钢铁英雄》《间谍桥》《美国狙击手》《00:30凌晨密令》 《林肯》 《战马》《危机倒数》《恶棍特工》。

3. 坚强的製作团队

任何熟悉诺兰的影迷都知道他不喜欢电脑特效,虽然科幻片总无所避免,但他还是尽量以实地实战拍摄电影;因此其作品也以强大的技术面着称。过去如《顶尖对决》《黑暗骑士》到《全面启动》《星际效应》,无不囊括多项技术奖提名、甚至获奖。这次的《敦克尔克大行动》全片超过 70% 使用 IMAX 大规格摄影机拍摄,且为了呈现战场的震撼场面,除了二战的飞机与巡防舰借来了,饰演空军的两位演员汤姆哈迪、杰克洛登真的操作着喷火式战斗机,而沈船与爆破也样样来真的,希望能製造出最逼真的感官体验,让观众实际体会战争的残酷。

这高难度的拍摄方式非诺兰一人可掌控的,继《星际效应》后 2 度担任摄影师的霍特马(Hoyte van Hoytema),还有曾以《怒海争锋:极地征伐》《黑暗骑士》入围最佳剪辑的御用剪接师李史密斯(Lee Smith),更别说从 1994 年的《狮子王》就是奖季常客的配乐作曲家汉斯季默,这般硬底子的製作团队为电影奠定扎实的基础。《敦克尔克大行动》在全片对白不多、没有主轴情节的情况下,无论是壮阔无比的优美摄影、令人不安的高压配乐、各种身历其境的音效,就足以达到说故事的效果。

4. 导演够知名+实力派阵容

其实能不能在奖季出头,除了本身实力要够坚强以外,知名度也是很重要的事——这也是为什幺片商会将有信心、企图心的作品订在 10~12 月时上映,因为要在 1 月决定入围名单前,卯足全力宣传。这也是为何金球奖或奥斯卡有时会被戏称「公关奖」或「人缘奖」,因为评审几乎是业界人士,若能成功製造出得奖风向,有时候不一定是表现最优秀的入围者获奖。

毕竟奥斯卡还是商业电影的场合,默默无闻的导演、演员、幕后团队即使交出了精彩的成绩单,也不一定会被评审看见。在入围名单有限的情况下,大部分的入围者都是知名电影的一份子,不然导演跟演员本身实力要超乎坚强。诺兰从《记忆拼图》崛起、《黑暗骑士》系列打下成功江山,再经历《全面启动》及《星际效应》这 2 部影迷心中的经典作品,到这次《敦克尔克大行动》也被影评人一致肯定,几乎是声势最高的一次,因此才有媒体分析为何诺兰这次值得获得最佳导演的提名。

另外,自第 3 部作品《针锋相对》起,诺兰总有办法网罗到各路实力派演员,尤其《黑暗骑士》3部曲、《全面启动》与《星际效应》。有名的卡司总较能吸引人注意,实力派演员的表演也是电影加分的关键;翻开近几年的奖季名单,也大多都是由知名演员演出的作品。在《敦克尔克大行动》里,除了有跟他 3 度合作的汤姆哈迪、4 度合作的席尼墨菲外,还有 2016 年拿下奥斯卡男配角的马克劳伦斯、英国资深演员肯尼斯布莱纳等,都是名气与演技兼具。连英伦人气团体「一世代」(One Direction)的哈利史戴尔也有演出。

5. 传递希望正向能量、流露人性美德

对于没有上过战场的年轻一代,再多爆炸与血肉,恐怕也无法真正呈现出战争对人类带来的影响与阴影。而近年的战争片不只描述其本身的恐怖,更多的是着重在战场上的人,以及他们心灵所承受的压力与伤害:例如《危机倒数》描述的是拆弹小组的中士如何活在炸弹的恐惧中;《美国狙击手》则以患有创伤压力症候群(PTSD)海豹部队的狙击手为主。

《敦克尔克大行动》描述的大撤退距离至今 75 年,形塑二战后期之欧陆战事的重要关键。儘管保住了 33 万条人命,对某些人来说畏敌而逃并非军人英勇的表现,对英国而言也并非胜利;然而,有那幺多平民愿意自告奋勇前往战场,并且让平安返家的人出乎意料地多,人民与军民团结一心的样子,的确是整场战争中少数的希望片刻。令人不禁想到《王者之声:宣战时刻》其实也在传达英国处于战时的困境,以一场演讲给予人民希望。如此致敬英国、致敬国家英雄,又或者流露战时人性美德的电影,想必都能打中保守派学院评审(也许这两年看似有那幺点不保守)的胃口。

马克劳伦斯所说的「我们逃避不了,孩子。我们有任务在身。」;肯尼斯布莱纳与菲昂怀海德挂在口中的「家」;贯穿全片的意念「我们绝不投降」等,皆是《敦克尔克大行动》想向英军及盟军致敬的精神,也是让人动容之处。在撤退行动已被世人皆知的情况下,过程与来龙去脉并非诺兰想讨论的重点,而是能传递这种希望——儘管飘渺与艰辛,却不可以放弃的希望。前面所提过,含有正面讯息的作品一向为奖季宠儿。毕竟这种含有主观意识的竞赛,如果符合大多数评审的价值观跟胃口,最后就能够脱颖而出。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