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业科技 >绝不允许「拆信检查私密通讯」再现,请支持「网路中立」立法! >

绝不允许「拆信检查私密通讯」再现,请支持「网路中立」立法!

产业科技 2020-07-30

绝不允许「拆信检查私密通讯」再现,请支持「网路中立」立法!

原本自由的网际网路乃由不受政治力干预的许多  路由器 (router) 和闸道器 (gateway) 所组成,就好像一个自由通信的社会由许多公营及民营的邮局/快递/货运公司所组成一样。而企图要求网际网路业者 (例如各家 ISP) 过滤任何类型的内容 (侵权、洩密、色情、谣言、……) ,就像要求公营民营的邮局/快递/货运公司过滤特定类型的内容。

如果没有拆信检查内容,任何技术都不可能达到原先声称的目的。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与必然的缺口合起来,将成为政府进一步把黑手伸入 ISP 的藉口,就像政府派员进驻邮局强制拆信检查内容,最终,公民私密通讯的自由必然会消失。

黑箱作业的情况下,下一步很可能就是超出原始立法範围的言论管制 -- 例如爆料政府恶行的揭弊文件很可能会遭到封锁。退一万步说,公民至少应该捍卫「以加密保障私密通讯基本人权」的权利;但这同时也将让原始立法意欲过滤的内容可以一併闯关成功。如果你不认同政府检查邮件,就应该起来抗议政府管制网路。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俘虏与敌对国的邮件都被拆开来检查。
照片来自 Great War Forum)

请想像:如果政府为了保护智慧财产权,规定公营民营邮务业者有权利甚至有义务配合着作权人,拦阻内含侵权光碟或随身碟的邮件,那会发生什幺事?又或者是为了保护国家机密、防堵色情氾滥、阻止谣言散播、 …… 冠冕堂皇的理由?总之,邮务业者被 (智财局/国安局/内政部/法务部/教育部/外交部/…… 等等某业务主管机关) 要求过滤某类邮件、禁止某类邮件传递,那幺会发生什幺事?

答案很简单:这是不可能的任务。邮务业者可以从信件的外形、颜色、重量等等特徵,试着去判断每一封信是否属于违禁信件;但是除了拆信检查之外,永远不可能确认有没有误判。

让我们进一步帮「支持管制」的一方把问题简化到很可笑的地步:假设一般说来,需要管制的信件都装在红色的信封里面。那幺邮务业者可以:(1) 拒收一切红色信封的邮件,或是 (2) 只拆红色信封邮件进行审查。 显然 (1) 会误挡合法信件,而 (2) 则涉及侵犯隐私。

当然,你可以想像:违法意志坚强人士可以把红色信封外面再包上一层绿色或蓝色信封,这样就安全过关了。

然后,你可以想像:接下来政府将规定 (不会再另外通知你,因为你已经同意  电信法修正草案第九条  了:「电信事业于技术可行时,得停止使用网路、移除内容或为其他适当措施」),不论採用哪种颜色的信封,所有信件都必须拆开来检查,以免不法份子採用「伪装信封」的手法流通 (伤害着作权人/国家安全/儿童身心健康/社会安定…… 的) 违法信件。

政府或利益团体并且大量派出人员长驻在邮务机构负责拆信审查。在黑箱作业、没有监督制衡力量可以阻止滥权的情况下,你认为掌权者会不会透过这些特派员「顺手」审查并拦截那些「不在原始立法管制範围之内」的信件 -- 例如不利执政者的揭弊爆料内容,或是公民原本有权知晓但执政者却执意黑箱作业的公共资讯 (像是 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 之类的密约)?这也是本文的比喻特别要指出的重点。

在支持与反对政府各项网路管制政策的辩论当中,两个常被忽略的事实是:过滤特定内容的立法,最先侵犯的不是法律锁定类型言论的「自由」,而是 (基于技术上的必须) 所有其他不相关路人的 隐私。其次将侵犯的,则是 (政治上的高度可能) 法律锁定类型以外言论的自由。

支持管制者经常说的:「散布盗版内容/国安资讯/色情内容/谣言…… 怎可算是言论自由?」不论答案是肯定或否定的,其实都是问错了问题。反对管制者应把问题拉回上述两项。 (也请见下面「深度封包检测」。)

一般公民惊觉自己隐私不保,于是开始用各种隐晦的语彙通信。接着政府也加强长驻审查人员的训练,要求他们熟悉各种常见的俚俗语、暗语、注音文、火星文、摩斯电码、速记符号、 …… 而且还要能够看懂各国语言。

但是「加密」,是解决这一切问题的终极杀手。最终,只要採用公开的、经过专家挑战测试的加密演算法,信件的内容就算被拆开,长驻审查人员也无法解读内容。

至此,在这个管制机制底下,那些该被封锁但有加密的资讯还是可以安全过关;另一方面,未加密的合法通讯内容,其隐私权却反而被侵犯。更糟糕的是上述黑箱作业可能被拿来拦截其他内容的高度可能性。这个机制无法达到原始声称的目标,但却可以让政府与利益团体振振有辞地把黑手伸进邮务机构,改採「外界看不见、 他们自己任意决定的标準」(因为没有人会知道他们已背离了原先订法案时所声称的标準) 来过滤那些未加密的信件。

如果你同意:政府不应以任何藉口要求邮务机构拆信检查内容,并藉机把黑手伸入邮务机构,那幺,你也会同意政府不应以任何藉口要求管制网路,并藉机把黑手伸入 ISP。 一个健康的邮务环境,不应该参与判断邮件内容的合法性。同样地, 一个健康的网际网路,不应该参与判断网路传输内容的合法性。法律应该要处理的,是进入邮务系统/网际网路之前、离开邮务系统/网际网路之后的收发讯息个人的犯罪行为。

没错,用邮务系统来比喻网际网路,确实是过于简化。在如此简化的条件之下,尚且可以看出「资讯渴望自由」(information wants to be free)、尚且可以看出意欲封锁资讯真的是「抽刀断水水更流」;如果把真实的资讯与网路技术拿出来讨论 (例如  隐写术 ) 攻防技术,当然会变得更複杂,让政府有更多藉口更深入控制 ISP 的路由器与闸道器。

还有,在资讯加解密攻防战当中无意义地浪费许多运算资源、消耗更多电能。最终,加密永远会让意欲传递资讯的一方获得胜利;但政府则已经用很糟糕的藉口成功地偷渡扩权、 侵犯了许多不懂加密技术无辜公民的隐私与言论自由。

以下是上述邮务比喻与真实网路技术术语的对照清单:

联合国在四月完成一份报告,言论自由特别报告员 Frank La Rue 指出:言论自由和隐私是一体的两面;政府基于国安等等理由的网路监控,经常在侵犯其中一项的同时,也侵犯到另一项。 (摘要报导:  1、 2、 3、 4、原始报告 ) 另一方面, 网路中立性的立法  确实会面临一些技术困难,但 欧洲许多国家正在国会内讨论;而智利则是全球第一个通过网路中立性立法的国家 。

从近日政府频频对网路伸出魔爪的企图 (详见  「挑战总开关」 所列诸多评论文章) 看来,如果国人希望保有网路隐私 -- 最先遭受威胁的是隐私 -- 与言论自由,那幺是有必要出面支持 推动网路中立性立法  的脸书活动了。

延伸阅读:

欧盟推动「网路中立」法案,强力防止旧制度(既得利益者)损害产业创新

(封面图片来源:Duke Yearlook, CC Licensed)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