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奥秘 >自经区网路沟通会─ 管中闵 V.S 网路媒体 问答全文纪录( >

自经区网路沟通会─ 管中闵 V.S 网路媒体 问答全文纪录(

中国奥秘 2020-08-01

自经区网路沟通会─ 管中闵 V.S 网路媒体 问答全文纪录(上)

28日晚,国发会主委管中闵、农委会主委陈保基率领各部会官员,针对自由经济贸易区的争议与网友与网路媒体沟通。

会议分成四部份:由国发会人员进说明自经区的内容十分钟、国发会整理出常见问题自行回答、回答网友票选出的14个问题、最后让现场15家网路媒体提问。

主办单位限制每家网路媒体提问四分钟,有许多媒体的问题太多无法当场回答,国发会则承诺将书面回应,当中有许多深入的问题没能当场回答,最后还一度被直播的 音地大帝质疑,主持人则表示,若没限制时间的话,问题时间则会拉的太长,国发会承诺近期会再召开与网友、网路媒体的会面。

关键评论网为读者整理出国发会与网路媒体的逐字稿,原汁重现问答现场,让读者能对自经区议题有进一步的了解。以下为全文的下半场。

自经区网路沟通会─ 管中闵 V.S 网路媒体 问答全文纪录(

(下)

关键评论网:两位主委好,我是关键评论网的编辑吴象元。我的问题是关于教育的这个部分,刚刚主委有提到说国外的这些名校如果来台湾设分校的话,其实重点就是一个增加竞争力,那其实你受过高等教育,不一定就是等同有一个竞争力,因为可能很多受过国外教育的人回来他们还是找不到工作,那或许可能更重要的点应该是在如何提升我们本身学生,要如何找到适合他们自己的未来的志业,或是因材施教这个部分或许又更为重要。

那刚刚那个呼叫政府有提到说南韩在自由经济贸易区的一个比较负面的一个例子,那我也是想特别问就是在2007年的时候,他们在松岛设了一个国际大学区域,就是台湾未来可能会有的一个区域,可是因为南韩有一个少子化的现象,台湾其实少子化的现象也是非常严重,如果未来他们这些学校要进到台湾,面临台湾并没有那幺多学生的一个基本的学生来源缺乏的话,这个部分有没有什幺样子的应对的策略,谢谢。

管中闵:好谢谢,我先针对刚刚竞争力,我们强调的是,首先我刚刚已经说过,其实设分校是很贵的,多半人家是不会来设分校,但是设某个学院,而且我们认为是像这种经管学院是比较可能,因为他们投入相对低,什幺医学院是不太可能。但是这上面来我们强调说如果他真的会进来,如果是好的,我讲的竞争力是增加学校的竞争力,学校竞争力有很多面向,也包括它怎幺去训练学生,所以我们讲的竞争力是指学校,不是指学生本身,但是一个学校如果它可以更好,它可以更贴近社会训练学生,让他能够更可以学用结合,那是不同的学校它的不同的program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们希望引进这样的东西,包括法规鬆绑本身,它能够创造就是这种在学校教育制度上面的活力。

事实上我们当初这个东西提出来,国内已经许多的大学非常有兴趣,他有兴趣因为我们现在国内本身大学受到很多的法规的限制,不管在老师的授课,老师能够做什幺事情,连收多少学生、收多少学费、上多少课,全部都是严格限制,他们就很希望透过这样的方法跟国外的学校合作,能够创造一些不同的教育上的模式,如果这可以成功,甚至就会反过来带回来正面的效果,影响国内学校,我认为长期来看对我们教育是有利的。那您提到韩国松岛的例子,这个少子化,其实这上面的例子,第一个因为台湾的少子化情况其实更严重,我们现在人口降低的情况,我们预计,不 仅少子化还加老龄化。所以这上面,如果我们今天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就算我们今天在提供的教育上这样子的鬆绑,很可能人家不会愿意来,所以他们要的如果来,会看中的,绝对不只是在看台湾市场而已。

就是说,就像他们很多外国学校在新加坡设campus(校园)或设某种program(课程) 的着眼点,绝对不是在看新加坡那600万的人,就是因为新加坡作为一个亚洲人才的一个hub(枢纽),中间他可以去衔接面对亚洲附近邻近的国家。同样,我们这上面如果可以起来,台湾的少子化不应该会成为阻碍,反而是因为我们开放让他成为可以面向一个亚洲的一个教育基地,那才是我们希望可以做到的。

自经区网路沟通会─ 管中闵 V.S 网路媒体 问答全文纪录(

主持人:谢谢主委,那我们接下来请NPOst公益交流站的代表。

NPOst公益交流站:主委好,我是NPOst公益交流站的代表。那我想问一下关于国际健康这一块的问题,这一块是因为听说要用前店后厂的方式,(管中闵:没有!)喔没有,好对不起,那就没有问题,只有物流,所以这是人的部分没有。

示範区的一些营收,医院这方面,那他会以特许费的方式回馈健保,那有没有估算说如果现在是一个还两个示範区,然后会在哪里,那他有没有估算营收大概会是多少,然后可以挹注到健保的比例大概是多少这样子。

卫福部:谢谢你提问,因为初期的时候我们大概会以一到两个示範区,那这示範区的地点因为要选择到时候交通方便,然后地方县市也要看看医疗地区人家有这个样子的意愿, 然后他们要写一个program,比如说,他是不是引进国外知名的品牌,像这样子的一个国际知名品牌合作,所以像这样子的整 个program还有说还有床,然后他们怎幺样来operation(营运)的,所以我们会来比较说哪一个计划比较有竞争力,从中择优,一到两个示範 区来做进行。

那至于特许费的那个收取的方式,我们最后会看实际上,比如说用什幺样的基础来做计算,但是基本上是一定要收特许费的,那这特许 费是要回馈到我们的健保,来帮助我们的健保,因为根据新加坡的经验,确实可以来挹注健保。那另外一个就是说,我们也会要求医院,要订定一个回馈计画,来对 于做偏乡跟弱势的民众做一个支援。

主持人:但是目前还不确定特许费的额度,对不对?

卫福部::对对对,这个需要比如说按照整个program来看。

NPOst公益交流站:请问新加坡的作法是怎样?

卫福部:新加坡是个比较特别的地方,因为新加坡其实他国人的医疗部分,整个医疗体系所服务,只有大概三成左右,七成的医疗资源是用来服务他的国际医疗,所以他的七成的医疗服务,其实为新加坡当地带来相当多的产值,包含说对于他邻近的国家,或是甚至吸引像是阿拉伯国家的民众能够到他们的地方去做服务,带动一些消费。

因为我们的限制是比新加坡多的,新加坡的医疗费用是没有上限,那我们的医疗费用基本上还是按照医疗法的现行法规,是有一个比如说需要报 卫生局主管机关的同意,所以这个部分就要看整个营运的状况,那基本上我们会以特许会的方式,比如说,你达到盈余的多少我们就来收特许费,

主持人:那就是目前还没有办法估算,对不对。

卫福部:对对对,但是基本上还是我们会有一些数字,比如说我们会参考BOT的那个数字来订定。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请PTT国家研究院群的代表发问。

PTT国家研究院群代表:那 幺以下就是协助目前正在看直播的PTT网友,那目前整理出了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一区规划两百床是否明文规定?说明中的限制是否都有明文规定?二,农业冲击是否有评估报告?哪些种类获利?哪些受害?有无辅导?三,国发会为何不撤案修改再送立法院,说什幺开公听会听取意见,但条例内容根本都没有改。四,为 什幺立院审查还是旧版?而不是修改后的条文?五,空白条文像是外籍医生录用资格等,有没有相关的监督机制?六,如何判断自经区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的成效?如果环境变化导致自经区变成有害我国经济自主性,要如何因应?七,如果自经区造成磁吸效应,是否无限制扩大自经区?

八,什幺时候要改条文送立法院啊?说了一堆屁话。九,未来如果有损害我国国安或国家利益的事实,是否有剎车机制?剎车机制是否真的能保障剎车?损害评估要怎幺做?未来自经区若是真的成功设立,多久可以做一次整体评估?评估项目包含什幺?十,自经区除了中国外,是否有对于其他国家的宣传?十一,如果自经区查到匪谍要如何处理?自经区内发 生不同国家间的商业间谍案,有何法条处理?十二,若开放中资大量进驻自经区,一但中资集体撤资,如何面对?十三,自经区是不是开放大量中国移民以达到和中 国统一目的?十四,所有相关事前评估报告,是否有强制的公开机制?并有刑责,如果有隐瞒相关的评估报告。最后一个问题,面对如果是背后有中国政府靠的企业 或产业,是否有对策,谢谢。

主持人:我想摆明没有想要现场可能要回答完啦,那个其实有点是说,如果都是事后回答的话,其实跟直接在网路上提问题意思是类似的,所以我想我们尽量,整理一下,第一个是两百床有没有明文限制?

管中闵:我先讲我比较要答的,我再请卫服部好不好,我来稍微调整一下,因为有些问题我就很快讲。一个有关国发会,三跟四其实是一样的,就是国发会为何不修改、撤回去再重新来,然后为什幺立法院还在审旧的版本,这个问题,程序,这纯粹只是争取时效,我们刚刚前面都已经报告过,我们这已经做成了修法的建议,国民党立院党团已经做成了修法动议送进委员会,只要审查条例审到这一条,就必须要看这一条,所以跟回去是一模一样,在这个程序上只是这个法案已经到立法院,看起来是在审旧的,但是这个上面会审到那个法案中间,不只我们,还有其他委员也提了一些修法动议,都会同时考虑,而且我可以跟大家报告,我刚也说明,因为这是我们主动建议然后国民党党团协助我们提出这些修法动议,我们会坚持我们的建议当作我们行政院的版本一样的坚持。然

后刚刚空白条文的部分我就跳过去不太讲,然后后面喔,我们等下有些问题我先保留给卫服部他们来说明,但我觉得刚刚有些问题我想我们留在网路上。把我们示範区搞得好像匪谍片一样,没这幺可怕,我们一直强调这是对国际,不是搞得全部都在搞匪谍的事情,然后尤其我们重点是吸引国际的投资,包括我们推动这个出来后,来询问的几乎都是国际,反而是上海他们很紧张,希望我们去告诉他们我们在做什幺,希望看对他们有没有什幺帮助,这点上有些细节我们后面再说,我们先请卫服部针对刚刚那个。

主持人:卫服部这边主要是两百床的问题,我们有明文的限制两白床的总量限制?

卫服部:两 百床是参照国际的经验,就是说你两百床才有这个经济规模,所以要RUN一个国际医疗的医院,大概两百床,那更多的话其实不在床数,因为国际医疗他吸引的除 了技术以外,更多的是服务的内涵,比如说你要吸引阿拉伯的王子来台湾就医,他们的习惯是经常是全家出动的,而且他们要有一个厨房,因为他们可以煮他们可以吃的食物,所以像这些东西可能就不适合跟我们国人的医院一起做,所以这个两百床其实他……

主持人:对不起,所以床数有没有床数的上限?

卫服部:对,我们可以设床数的上限,但没有意义,因为两百床对他来说……

主持人:所以目前是没有床数的上限,对不对?

卫服部:对,目前是没有,但是我们可以去限制,比如说我刚刚所讲的,一到两个区我们去选他的program,那通常按照我们的经验是,他通常不愿意开到两百床,因为其实越小的话,你设一床你就至少要多少的资金,所以床数越多对他来说……

主持人:所以主管机关会不会因为床数过多而否决他的program?

卫服部;会,因为他根本没办法……

主持人:所以没有明文的限制,但您的意思是说在审核的时候……

卫服部:他就会很低分,因为你要有那幺多床数基本上你就不太可能会有盈余了,所以我们可能就会第一个先把他剔除,那第二个就是讲到外籍医师人员的部分,其实我想应该是外籍医师,比如说我们开放的是在国外,比如说像美国的医师他要到台湾来,他没有办法在台湾执行任何的医疗业务,因为他没有去考我们的医师国考,那我们的 医师国考都是中文字的,他怎幺考得上?即使他在美国是一个哈佛的教授,他也考不上。那我们现在唯一开放的就是说,如果他是具有一个台湾所没有的先进技术, 那我们可以邀请像这样子的医师,来这个示範区做执业,所以他是非常的limited(受限)的、非常的少。那同时我们这次也完全没有开放,更不用说陆籍, 连港澳的医师人员都没有办法在这次里面被含括进来。

主持人:OK,我们时间也到了,谢谢您,谢谢您的回答。那我们接下来请PunNode。

PunNode:PunNode 平常关注的是科技创业的部分,那其实这里面科技创业比较没有关係,但其实我们希望知道因为大家各国都在提倡创业的部分,那希望自经区对创业能不能做开放, 然后有哪些方式?然后第二个问题是,其实是自经区里面有满满的製造业,那幺製造业国际强调物联网,第三波的趋势是物联网,像是Google眼镜就是一个软 硬整合的部分,那我们希望这些硬体厂商,製造厂商,应该如何跟国外的做软体好的厂商做结合,怎幺样把他们做曝光,做出去做一个结合,谢谢。

管中闵:这个问题有点大,但是我回答第一个问题,第一个有关创业,牵涉到创新上面的话,我们当初也有考虑过,他其实不放置在特定放在某一个实体区,事实上国发会现在已经有一个program,也已经报告过行政院,我们现在积极在做。我可以跟大家简单的细节,我们是积极的在推动,一个部分还是跟法规鬆绑有关,我们怎幺样可以更容易的recruit international talent(吸收国际人才)。还有就算你有新创以后,如果更方便可以在台湾成立公司,公司经营上的一些现有公司法的限制,我们都已经得到部会的支持会加以排除。

第二个,我们希望用我们拥有的国发基金作为一个配合,希望吸引international VC(国际创投)来台湾,鼓励他投资台湾的一些 early stage(早期)的新创事业,同时我们也跟台北市政府合作,选择了一个特定的区域要建一个比较大型的class的,吸引更多的incubater(育成中心)和accelerator(加速器)进来,我们希望他们做出一个show case(橱窗),包括我们将来办demo(展示),办这些东西,是靠政府支持加上有国际资金,希望最强调的是国际辩解,这已经是一个已经成形的计画,我们中文叫做创业拔萃方案,英文叫做Head Start Taiwan,这个是已经在推动的一个工作,在中间我们会鼓励的不是那种一般性的,是希望能够有机会不仅是Starbucks,有机会成长到 scale up(扩大)帮助我们可以有机会开发下一个世代的business model(商业模式)或是internet的APP,这一类的东西,这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细节的话,如果你留资讯给我,我们可以再跟你联络,我们其实 跟很多的entrepreneur(企业家)都有联络在讨论这件事情该怎幺做,包括李开富先生都有在跟我们合作,帮我们的忙

主持人:OK我们最后一个网路媒体提问是TechOrange。

Tech Orange:我 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接着刚刚PunNode他们问的,就是你提到会跟北部这边的创业有些合作,那南部呢?然后第二个问题是,其实今天整场听下来,因 为我刚好是最后一个问题,听到政府在沟通自经区的内容上面,都是告诉我们这些内容有多幺的美好,那我们会有什幺样的未来、有什幺样的就业机会,可是难道没 有风险吗?我还是想要知道,即使是利大于弊,我还是想要知道那个弊是什幺?我们会牺牲到哪些人的权益?

管中闵:好 谢谢,刚刚有提到创新创业,我们现在才是一个刚开始,最近在立法院会,其实我已经请同仁同事在安排,我已经要到南部看看,看南部哪个城市愿意提供相关的, 我们先跟北市谈,在北市找到一个这样的地方,我们当初在北市找,也在台中到处去问,我们其实有点仿照新加坡,我们不需要建一个新地方,我们是要找一个用过 的旧的,新加坡的Seventy One,是一个旧的用过的工厂改成的,所以我们现在找到,(地点可以讲吗?还先不要好了),快了快了。

所 以我们其实也请大家看也在找,看地方政府找有没有适合的地方,我们希望是在交通地点、还有生活机能各方面,让这些年轻人,尤其是国际来的人,他们觉得有适 当的功能,他们很愿意集合到那个地方,那是我们现在在努力的,所以南部我们并没有排除,只是我们先从北部,北部做好了,我们同时在规划,在问南部,看南部 愿意多少。

你知道这个,第二个也是很多人都问到风险,当然我们做一件事不能说完全没有风险,我们这个东西不是说,我们希望带进新的东西进 来,换句话说,几乎都是在加,你知道跟这种两岸谈判或者是国际贸易谈判,都牵扯到我要放掉一些东西,从而你才给我一些东西,所以因为我要放掉,所以必然冲 击就一定是有那幺部分,这些事情在台湾原本都不会发生的,如果不透过法规鬆绑,这些事都不会发生,我们唯一看到的,因为有些调整,包括可能说真的有人来成 立新的话,他可能需要对国内产生一些压力,类似是这样子的东西,所以你说真的产生这种physical damage(冲击),或是monetary loss(金钱损失),我觉得这是limited(受限的),但是细节也许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大家来讨论,以上这样说明。

公民民主摄影守护阵线:我们这里有三个问题想要提问,第一个问题是关于程序正义的部分,就您刚刚说没有撤案重新再来的原因是因为时效,可是为了节省时间而不愿意重提修法真的比较负责吗?

那 因为我们其实可以发现,因为没有重提撤案,那你们许多提出来的,请国民党提出来的法案,在立法院导致大家程序上有非常多的争议,比方说4月28立法院的委 员会,就是国发会并没有更改其他的法案,就送到那边旧案继续审,造成立法院空转,或者说今天自经区的朝野立委,还是担忧原来提出来的这个法案有些部分其实 是不足的,那充满问题的这个草案会被闯关通过,造成大家的不信任,最重要的是说让本党的立委来提首长,这是不是导致行政权主导的民意机关的代表作为呢?那 这是行政越权的问题,请您针对这部分提出解释。

那为什幺不要重提法案这个部分,就是以上的问题。第二点是您刚刚提到的国际医疗,国际医疗的 部分您说在日本或韩国,他们也在推展他们的国际医疗,可是您却没有提到对比台湾,日本跟韩国他们的国际医疗区是没有开放让他们本国人进去的,那台湾其实并 没有设下这样的限制。那您刚说如果有人要选择健保自费的话,我们不用担心,可是大家都知道现在有血汗医疗的问题,那如果是医生选择到自经区的部分,那这部 分要怎幺防止呢?

那您刚刚说我们有两百床的限制这不会对我们医疗造成太大的负担,可是您之前就是在备询的时候也提到说,如果各个区域要去申 请的话,只要他们符合,自经区就会通过,那今天我们看到彰滨、新竹、台中、基隆、桃园,都有提出申请,那如果要的话那是不是一区两百床遍地开花呢?那甚至 说在花莲区今天傅崐萁他们也有提出这样的一个想要申请自经区,那如果说今天花莲也开了一个这样两百床,是不是会导致偏乡医疗的部分?这请您解释。

那 最后一个是关于空白授权的问题,我们还是想要请问,自经区鬆绑了许多法条,那在这些订定的法规全权交给行政机关,包含说劳工行政、工作环境、环评、公共服 务、社会结构,这些人权、劳工的这些东西,真的可以跳过立法院,单一只要立法院一次授权,之后全部都交给行政机关来做处理吗?这部分我们非常的质疑,这已 经导致行政权的自我膨胀,这部分请您解释,谢谢。

管中闵;好的谢谢,这个问题非常多,我试着逐个来答, 首先我回答刚刚提到程序正义,他们提到其实已经牵涉两个部分,最主要是说我们为什幺不重提,我刚以解释这是程序,您就质疑说这个东西值得去这样子做,首先 回到,立法院的政治跟我们这是无关的,当立法院4月28朝野协商进入逐条审查,那个问题已经不存在。

但是呢我们刚刚讲,如果今天真的要再花 半年重新走所有程序,送回来还是这个条文,跟人家提出来同样去审这个条文,结果不是一样?但这中间结果不会发生变化,中间这样去绕这一圈,结果达到同样的 目的,我们是要达到什幺样的程序正义?然后这中间我再说明有关国际医疗,首先,韩国那些特区中间,他们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有全民健保,大家才会在那边担 心本国人不能到那边去,他们是没有的,所以也无法去限制什幺人进去看病,这个我相信是应该如此。

公民民主摄影守护阵线:不好意思我刚刚的问题不是谁可以进去看病,而是医生在…

管中闵:我 正要讲这个,因为你刚刚提到说韩国那些示範区,限制他们本国人不能看病,你有提到这句话。我现在要提到医生,我们没有说要限制医生不能到示範区,事实上卫 服部的规划中医生是可以去,但医生有严格的工时的限制,就是他只能花一定的时间,就是避免健保资源被他们分散掉了,那个上面卫服部是有适当的考虑。接着你 们问的会不会遍地开花,我想这有点误解,例如彰化,彰滨工业区是想台中港结合,是那方面的製造业。花莲最想争取的,就是花莲港,花莲港变成自贸港,就会变 成交通部管的,他就会变成示範区的一部份。跟医疗没关係,跟卫服部规划的不会有关係,卫服部的规划原本就是一至两处的园区,并不会有遍地开花的问题。

公民民主摄影守护阵线:不好意思,彰滨自由经济示範区你没有提到那边有医疗特区阿?

管中闵:那是他写得(苦笑),那是他想写得,但是卫服部只有一到二处,但现在卫服部心中还没有成见说要在哪里办了。另一个问题是,大家不要认为说可以申办,不是说申请了就一定有,要给大家有公平的申办规定。

公民民主摄影守护阵线:大家的疑问是说不是申请了就一定有;可是你也提到说,如果它符合标準,就可以变成示範区。但今天这个标準是漏洞百出。

管中闵:我们当初一再说明时,要变成示範区,比方说他要做到什幺样的事情,是不是符合一定的优势,之后部会中会有一个联席审查针对上面的条件来看,不是谁都可以办。

音地大地:我个人也代表团体,也在做网路直播,为什幺不能把问题都问完,那幺多形式的限制,那不如让大家回家洗洗睡?

主持人回答:如 果真的问完所有的问题,没有任何规则与行程安排的话,所有的问题都回答完真的就要明天了。我们会尽量让大家有个比较完整的时间控制。当然只能儘量,那幺如 果您觉得特别哪几个问题,比较重要想要先代问或者想要当场回答的话也可以,其实您也有一点时间。我觉得现场的媒体在文字方面的敏锐度比我高的,我觉得有人 觉得问题还没有问完,需要政府官员公开回答的话,现场媒体可以先问。然后我觉得四分钟其实就是很短的时间,我认为不要再说什幺四分钟了,连正常问题的描述 都不够。我觉得现在可以把时间让给别的媒体提问。

PTT国家研究院:第一个,那是网友直播当下的问题,并不是我们问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有网友推文问可不可以换主持人。

主持人: 我非常了解批踢踢的立场,因为网友们提的问题,批踢踢无法代为挑选问题,一定要代为发问。但是在时间限制下,就是无法处理这幺多的问题,我们只能现场儘量 处理,事后在看网路上能不能回答。那有关于换主持人的问题,那现场有人要主持吗?其实我可以。下次大家可以考虑,我们都会有瑕疵,我们下次都会在改进;也 包括可以把我换掉没有问题。

现场某媒体提问:我希望可以回答审查与备查有什幺区别的问题,以及高教完全鬆绑的问题,请不要再用作文比赛的方式,希望不要用愿景式的空泛论述。

管中闵:我们刚提到法条中的备查,当我们送到立法院,立法院可以表示意见。如果行政机关在两个月之内不作处理的话,那个执法就失效;那就是立法院现有的机制中间,赋予他们的监督机制。

该媒体:如果说立法院都对自经区条例第一版有这幺多意见,照您刚刚的论述,行政机关要改,那你们现在抱持着行政机关不改,我等立法院来运作,请问这是个什幺样的问题?是不是跟审查跟备查要求立法院的标準不同?

管中闵:备查是执法的问题,现在如果条例根本没有通过,后面的执法问题都不存在的了。现有不是我们独创这个规矩。如果没通过的话就没有后面的问题。过去的法条制度上都是这幺办的。我刚刚举了法条了,食品卫生法、贸易法、产创条例授权比例比我们现在还高。

该媒体:我们为什幺不跟好的东西比呢?要跟落后的法例比?

管中闵:我们就是跟好的比啊,银行法、证券交易法都是很进步的管理规定。为什幺这些东西跟他比就是很落后?

该媒体:因为照您的逻辑来说,第三十三条的空白授权是很低的比例,…..

管中闵: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他很低,我只是说它跟其他法条比起来并不意外。

该媒体:好我们再调直播的画面看。那幺还有其他的媒体有要发问吗?

沃草:我们的重点是土地会不会被卖掉,却不受民意机关的监督问题,不在于价格的问题。如果来一个恶质的县长,是不是会直接把土地卖掉图利厂商,厂商再去炒地皮,造成更大的影响?

内政部:其实这个示範区的前提是基本上经过一些审核,认为说它是可以的。所以它可以成立示範区的前提下,这里面的公有土地,那公有土地本来就是先做公用,示範区是为了经济上的发展,所以使用公有土地是合理的。

沃草:那为什幺不能受民意的监督?

内政部::目前土地法上要受民意的监督,一般只有地方政府的土地。即使国有土地也没有送立法院的。只有地方政府的土地才有送立法院。因为行政院希望公有土地是全民的资源,那幺地方政府在处理的时候,希望能受民意机关以及行政院的监督。确认说,公有土地是在公益上的使用…..

沃草:地方政府确实不会受到地方民意机关的监督?

内政部:若没有循25条的话,当然就不用受到地方民意机关的同意。它为什幺不需要,因为示範区的前提是说对全民有帮助的前提下,在这个示範区可以成立的前提下,公有土地先公用,它是以市价的时候,它不会损及公产的权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没有必要再循这个程序再跑一次。

Bookshow:两位主委一定感受大家很愿意跟政府沟通这样的问题。那幺两位主委能不能明确承诺近期会不会办其他的场次?

管中闵:承诺一定会再次举办这样的公听会。在一个礼拜以内,可以回覆下次的时间;其实我想讲的是,显然有乡民对主持人不太满意,但我个人觉得主持人做的很好,非常感谢他。之前没有见过他,主持人对大家的问题、以及追问问题,我非常惊讶这样年轻人做的这幺好,我们非常谢谢他。

BOOKSHOW全程转播

自经区网路沟通会─ 管中闵 V.S 网路媒体 问答全文纪录(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