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奥秘 >台北・Blacktail cafe(上) >

台北・Blacktail cafe(上)

中国奥秘 2020-05-22

当你听到新开幕的咖啡厅,店长是「土拨鼠」时,你认为这间咖啡厅主打什幺?相信不少人和我一样,都觉得又是台北市内另一间卖萌打卡景点。以味觉十分挑剔的我来说,基本上是对饮品餐点抱持着不期不待不受伤害,但还是想嚐个鲜、见识一下难得一见的萌店长的心情,踏入Blacktail cafe。最后却在店内耗尽一个下午,几乎喝遍一轮饮品,还学到许多咖啡知识,离开时更意犹未尽地带了两杯咖啡樱桃奶茶离开。

Blacktail的整体装潢呈工业风,因为两个老闆喜欢重机和运动,所以店内也有许多相关的东西。加上老闆有所属车队,因此店内经常会有车友来捧场。而若遇到重大赛车或运动赛事的日子,店内也会用投影萤幕播放赛事,邀请大家一同观看。

难得一见的镇店之宝:土拨鼠

不免俗还是要介绍一下店长,一进门,就看到店长的家。店长本鼠则在笼内爬来爬去,看起来很想出来逛大街,老闆见我视线不离店长便让店长出来表演拿手绝活——吃饼乾。店长名叫「胖子」,鼠如其名,身材浑圆,别看牠吃东西的萌样,生起气来可是能被归进兇猛动物区。


咖啡也能不苦且助眠?

看完餵食秀,回到了咖啡厅的主轴——咖啡。

「客人来我这里,会先喝到我喜欢的味道,如果他喜欢,我当然开心;如果他不喜欢,我也能煮出他喜欢的味道。」自信说出这句话的老闆已有8年煮咖啡的经验,但仍持续研究以求精进。直到最近才开设自己的咖啡厅,想将咖啡的美好推广出去。

一般情况下,我是拒绝咖啡的,难以入喉的苦劲及历久犹存于口中的涩味,加上容易引起失眠的咖啡因,都让我谢绝往来。但老闆一句「我泡一杯不会苦还很助眠的咖啡给妳」,令我半信半疑地开始观察沖泡过程。

煮咖啡的过程和过去所见感觉无太大差异,在一再强调我真的不敢喝的情况下,老闆只好先倒了小小一杯让我浅嚐即止。杯内飘散出咖啡香气,可是色泽却像香醇的红茶。虽仍有些许苦味,但它的苦却是源自咖啡本身的香气,就像吃高趴数的巧克力一样(是真的纯度高,不是打着90%以上的标誌,吃起来却只剩苦味不带香味的那种)。

用具体一点的说法表达有哪里不一样:大概就是一种喝下去除了苦味毫无其他感觉,加了糖也掩盖不了苦,吞下了仍散不去喉头里的涩感;另一种却是蕴含层次酸中带苦、苦中带香,滑顺入喉,后劲回甘。老闆见我惊讶的表情便又试了几种不同的萃取方式,连咖啡中被视为苦味象徵的美式黑咖啡都色泽澄澈、清爽入喉,而非黑得发亮,打破我生平一天喝咖啡的纪录(从一口到四杯)。

咖啡界新宠:氮气咖啡

在我以为咖啡之旅就此结束时,另一位老闆便带着玻璃杯到店外的快闪咖啡车,装了一杯像啤酒的东西进来。

这是前阵子开始出现,但尚未流行起来的新式咖啡:氮气咖啡。概念很简单,把咖啡灌入氮气瓶内,来达到崭新口感。老闆说这种作法并非只是噱头,而是有其价值在。刚盛杯的氮气咖啡会呈混合状,静置后便随时间逐渐分层,在不同状态下,喝起来的口感都会有所不同。分层后,上方的泡沫会隔绝空气,延缓咖啡接触氧气、与之产生反应的时间,保持新鲜状态。

今天的氮气咖啡使用的是衣索比亚日晒豆,分层后果酸味较鲜明,上层的泡沫非常绵密,外观上有种在喝奶盖红茶的错觉。

至于外带用的瓶装咖啡则是以玻璃瓶装盛,瓶身贴着老闆设计的贴纸,编号蕴含着老闆的巧思,以车的「档位」排列,唯有较特别的倒车「R档」是樱桃咖啡奶茶专属(偷跑一张全家福,预告下集)。拿铁的拉花则是老闆心情限定,可遇不可求。

其实整家店中,处处充满老闆的用心,不论饮品或摆设,甚至是前来的顾客疑问,老闆都尽力做到最好。从咖啡豆到鲜奶及甜品的设计,甚至是所使用的糖(在提拉米苏及奶茶中皆有使用的糖浆,并非传统糖浆,而是以咖啡的某部分製成,详情要待下篇揭晓),都是精挑细选。他说自己不怕客人批评,如果客人能说出哪里不好,他就能不断地调整,煮出客人心中的最好。

咖啡老闆店长氮气喜欢咖啡厅台北旅游景点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